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章 反击

    “方元……你……嗯&^&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梦界当中,风信子望着方元*,以及他手上绕指柔一般的剑气,瞳孔一下瞪大:“你……晋升四重了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方元此时**,手上正把玩着一道剑光^&,灵性无比,仿佛小蛇一般游动^&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对于剑气能控制到此等境界^&,简直神乎其技&*,而风信子更是清楚&,此乃四重虚圣,点化灵性的境界&!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正是*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方元微笑承认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实际上,这也瞒不住,不过现在虽然实力上来了*,权位还没有提升^,去与敌人碰撞未免不智^,当然要来寻找靠山,显示价值^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当真是……恭喜了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风信子心里一下百味呈杂,想到自己之前困顿四重关卡多年**,最近好不容易才突破&,甚至为此不惜搭上大半身家*,再看看方元*^,顿时有着一把年纪都活到了狗身上去的吐血感觉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不知不觉间^,一丝嫉妒与阴郁就生成了^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当然*,四重虚圣的控制力何等厉害?风信子维持着笑容,没有丝毫表露:“你且等着,我去为你通秉炼火长老&!我脉又得一英才,长老必然大喜*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言罢,匆匆而去^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方元见此,却是默然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哪怕对方没有丝毫表露^&,但这就是最大的问题&*!任何人看到自己这般^,都应该有着一丝嫉妒,如此便是深藏内心&&,宛若毒蛇了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伴随着自己的不断晋升&,与这位朋友之间&*,终究是开始出现了一丝裂痕!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……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大殿之内&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什么*?方小子已经晋升四重&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火龙化形,炼火长老浮现主位,同样惊讶非常:“此等资质**,恐怕盟内都可排入前十了……不*^&,梦师要晋升*,不光是资质的问题,还有资源需要补足*^&&,看来要么便是他继承了前人遗泽,要么便是几次梦游异世界,收获颇丰?^*?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此人天资横溢&,我所不及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风信子躬身道:“并且……似有着秘密在身,传承也不一般&*^,任凭长老处置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但凡能到虚圣者,谁没有些秘密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炼火长老不以为意,七重虚圣^,堪比真圣武者&、真元灵士,每个都是天之骄子,机运与奇遇一样不缺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此时居高临下^,自然不会看得上一个四重虚圣的传承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听到风信子所言*,反而饶有兴趣地注视回去:“你觉得……应该如何办呢^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风信子心里一凜,知道这长老已经听出了自己隐藏的妒意&,顿时跪下:“长老明见^,我脉天才辈出&,风信子唯有欣喜不已*,哪怕有着一点不甘,也不会因此耽误大事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这就是表明态度^,又十分坦诚,炼火长老微微点头:“你继续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风信子心里长出口气^,知道这一关是过了^*,又斟酌着说道:“既然方元已经到了四重,有着这个实力&,那没有多久**,盟中都会自动提拔权限,为了弥补之前间隙,不妨现在就给他^*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此人能快速晋升*&,必然有着一点秘密&*,但我脉底蕴深厚&,也不差他那点**,当徐徐图之,不断同化&,总有一日^,此人会主动献上,倒是不必操之过急*,反而惹得离心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嗯&&,不错不错……你能认知到这点&,便是得了大局&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炼火长老点头:“四重虚圣,最起码也可得四叶权限^,的确是应该给他&^,免得白白便宜别人卖人情,至于其它^*,非我脉核心^,还是要多加考验^!你去叫他进来,老夫亲自接见^&,再为他提升权限^*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遵命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风信子躬身,心里充满了一种喜悦&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长老最后一句,明显是在安抚他,也是,哪怕同为四重*,自己身家清白、根正苗红&,对方不过半路加入,又怎么算得上核心?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必要重重考核^^,打磨之后,方量才录用*^,这在任何组织中,都是如此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‘突破四重,必然已经耗尽了底蕴,需要重新积累……同一起跑线上^,我靠近核心,有着大量便宜,难道还怕被反超&&?’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一念至此^,顿时就多了几分信心,大步走出^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在他身后,炼火长老捋着胡须,笑而不语*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一口气增加两名四重&*,在界盟之中*^^,无疑会多了几分话语权*,这在平时没有什么^,但大战将至,却是十分重要^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……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不久之后&,界盟山^*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云州司库使偏殿&&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阴柔秀士模样的正使&,正脸色阴沉,听着周混的禀告&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周混跪伏在地^,哪怕是神念之身,都是涕泪横流,甚至脸上的巴掌印都特意演化出来:“那镇抚使目中无人^,折辱小人,实际上是打您的脸?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混账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秀士眉目中闪过危险的光芒:“此人目无余子&*,我早已知晓&^,只是想不到如此暴虐易怒……这一收一打^,当真是距离规则只差一线&,恰到好处,你冒犯在先*,他又没有抗命,我怎么动手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此时心里就冷笑:‘既然接了任务,金阳福地产出绝对不足&&,必是打了自己补贴,宁可出血也要维持职位,不上战场的主意&!越是如此*^^,越要破坏了!’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直接对周混道:“一月之后&,你再去催促,若真的上缴了*,那就当场再加派任务^&,为这次的两倍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啊……大人&**^&,这不合常理*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周混傻了眼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虽然很想报复^,但绝对不是这种自己当出头鸟的形式&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再说,这次加派就已经惹得很多怨言了,若是年内第三次摊派*,那恐怕会立即沸反盈天的吧?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所以,只有他一个人&!并且&,金阳福地的份额多了^,云州其它处的任务就少了,这是大利之事^,除了金阳镇抚使本人,还有谁会反对^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秀士冷笑一声:“至于他本人&?哼……区区一个三叶修士*,此时违抗上命^,就是不尊大局^,我可请示上峰^,革了他的差事^^&,打发他上战场去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大人高明&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周混心里一寒^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知道若是自己遇到此种局面,当真是无法可想,哪怕自己出血&,也满足不了这位大人的贪婪*,旋即&,一种痛快的情绪就浮现出来:‘哈哈……你也有今天?叫你当初敢打我……这便是报应……咦?’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这时^&,他眼角余光一瞥,忽然看到一个人影横冲直撞,进入偏殿&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来者何人^^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司库使同样心里一凜&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在他没有开放认可之前,对方能强行闯到这里,显然乃是同等权限之人*^^,界盟四叶修士,绝对的中坚力量^!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你滚开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方元随意一脚,周混就惨叫着倒飞出去,滚在一边&,惨叫出口:“啊……你是金阳福地镇抚使?方元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是你?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司库使瞳孔一缩:“你成就四重虚圣*?还提升权限到了四叶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这种晋升速度*^&,天才都难以描述了吧^^?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你便是云州司库使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方元同样冷眼打量*,充满了一种分庭抗礼的味道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而实际上,论实力^,论权限^,也正是如此^&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本人周天,你要如何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秀士一般的周天皱着眉*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我要如何&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方元大笑一声:“周天!这次之事&&,你我心知肚明*,本是我与李禽的矛盾^,你敢参与进来*,莫非要与我上生死台?*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周天一下被噎得说不出话来*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这生死台制度^,乃是界盟中为了真正不可化解仇怨的梦师订立的解决之法^,各凭实力&,上台死斗*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关键是必须同等修为,又有长老见证&*,摒除各种宝物与底牌*,可以说完全生死由天定,算是比较公平了&*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但这周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对方居然这么愣头青&,自己小小刁难了他一下,竟然就要与自己上生死擂台,真当这几十年辛苦修炼^,都是灰灰?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哪怕有着九成把握,去跟人生死搏斗,也太亏本了点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身为梦师*,就是仙人一般^&,长生久视,如何能轻易下场与人死斗?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跟方元何怨恨何仇?就为了一块玄元晶,就搭上自己的小命?自己有那么蠢么?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‘要糟!我怎么忘了这人就是个愣头青*!为了夜家那对姐妹花,三重就敢对上李禽……’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周天心里越想越怕,额头甚至浮现出一丝冷汗,不由陪着笑脸:“方兄弟消消气,这其中或许有着误会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误会^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方元心里冷笑:“那这额度之事*,如何解释&?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这都是下属错漏&,多加了十倍……这周混误事&,我自会处置他^!至于原先那份额*,自然改了!改了^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周天立即变脸,一挥手*,周混就惨叫一声,神念化形消散无踪^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方元看着这幕,心里更是暗笑,这便是身为下位者的悲哀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同样^*,自己乃是新人^,为了?;だ?&,要么有着强硬靠山,要么就得摆出光脚疯狗一般的架势&,不惜一战*^,自然就惹得敌人顾忌^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除了真正死仇,便不会有哪个再穷追猛打*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一念至此,脸上同样露出和善的笑意:“原来不过误会*^,周正使*^,我等虽然权限相等*,但论职务*^,您还是我的上司^&,以后还得多加亲近才是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“正是……正是……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周天面色抽搐,心里越加凛然:“此子翻脸如翻书,当真心计如海深沉*,胸有山川之险??&!”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    知道此人不好对付^,顿时就熄了很多心思,同时对李禽忽然不看好起来*。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



书阁网欢迎您,请记住我们网址http://www.alayhsch.com

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,点击这里
推荐票票        加入书架        翻上页      回目录      翻下页        加入书签        返回首页

古诗文网 | 119手游排行榜 | 新文秘网ahg | 斗罗大陆小说 | 人民币收藏 | 化妆品有限公司 | 盗墓笔记小说 | 医学教育网 | 好看的小说 | 中国评论新闻网 |